第210章 赌(一)

作品:《杨八娘

????耶律狗儿和耶律信两臭皮匠凑一起,灌了一肚子的茶,馊主意倒是想了不少,譬如说,耶律狗儿让耶律信索性为太后排忧解难,就说和杨九娘早就两情相悦了;耶律信让耶律狗儿将槊古好生恐吓一番,然后躲着槊古就好,槊古肯定耗不起的嘛…

????耶律信一拍桌子,对,不就是和皇上抢嘛,男子汉大丈夫,有什么好怕的!

????耶律狗儿也一敲椅背,放着豪言,对,不就是躲猫猫么!不就是失信么!不当回渣男,简直辜负大好青春!

????等两人跑了无数次厕所,放了诸多的豪言,看着茶水就想吐后,两人便恹了,耶律信趴在桌子上,默默伤心,还没来得及对女神表白啊…耶律狗儿趴在桌子上,独自悲伤,没有眯眯眼,还有义先啊…

????两人理智回归后,便在茶房雅间里装死…

????一直等到茶房打烊,两人才垂头丧气的分手,“等过两天憋坏了,咱们再聚一起喝茶!”耶律信发着邀约,虽然今儿浪费了一整天,但是心中郁气倒是发泄了不少。

????耶律狗儿也点头,“好,到时约你喝茶!”不敢喝酒啊,光喝茶都能怨气冲天,若喝酒,没准趁着酒劲儿,真干傻事去了!

????八娘等人也是一筹莫展,完全没任何主意。

????介于八娘对侧妃的怨念,大家只达成了一个一致意见,九娘的未婚夫是潘铠,仅此而已。

????第二日一大早,耶律斜轸带着亲兵出城回单位上班了,临走前问耶律狗儿说,“耶律善扑实在太狡猾,全推给了槊古,狗儿啊,你真不和爹一起走?”

????耶律狗儿摇头,“男子汉大丈夫,要迎难而上!再棘手,我也会解决了的。”

????耶律斜轸看着耶律狗儿,“狗儿啊,你想好了啊,你若不走,多半要成耶律善扑的女婿的!”

????耶律狗儿气,怎么能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呢?

????耶律斜轸叹气,“你爹我都没辙,何况你?”

????耶律狗儿斜眼,哼哼,“不知道长江前浪推后浪?”

????耶律斜轸见劝不动耶律狗儿,唏嘘不已,“那你就留下吧。”

????耶律狗儿便开始当乖儿子了,叫耶律斜轸少喝酒,注意添加衣物,按时吃饭,听得耶律斜轸老眼都要泛泪了,耶律狗儿也是满腹的离愁,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和老爹分开呢…依依不舍啊…

????然后,耶律斜轸上马前又对耶律狗儿说了,“记得问圆脸啊,若喜欢义先,你就帮帮她,让有情人终成眷属,功德无量。”

????耶律狗儿一拍马屁股,老爹赶紧走吧,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呢!

????这边小眼睛一大早穿着布衣跑去上朝去了,递交国书啊。

????虽然耶律隆绪大婚了,但萧太后并没将权力还给耶律隆绪,继续辛苦的上着早朝,看着一身布衣打扮的小眼睛,萧太后很纠结,真不知道小眼睛是穿戏服好,还是穿休闲装好,纠结了半天,才想起,还有辽国的朝服的!

????而耶律隆绪已接过小眼睛交的国书,看都没看,就放下了,也没让人送给萧太后,横竖都是假的,有什么好看的!

????小眼睛扯着嗓子说官家希望两家化干戈为玉帛,巴拉巴拉,最后总结道,具体事宜,由两国派人详谈。

????耶律隆绪也说了两句官面话,宋辽和平的基调算是定下了。

????萧太后没发言,万一赵匡义不承认这个国书呢?萧太后还是留了一手的,到时就说自己没表态啊,大辽也没同意不打了啊!…不丢面子…

????然后,辽国就有人跳出来了,要求严惩潘铠!

????小眼睛歪着脑袋,等人翻译后,笑得很开心,“潘铠是杨九娘的未婚夫,你确定要严惩潘铠?”小眼睛脑袋突然灵光一闪,强压着自己不去看耶律隆绪…

????不光暴跳的大臣尴尬了,辽国满朝的文武都安静了。

????“杨九娘和潘铠定亲了?”过了一会儿,萧天佐才用汉语发问。

????小眼睛点头,“对啊,要不怎么杨九娘此番会来辽国呢?”

????耶律隆绪立马出声,将小眼睛赶走了,接下来没你的事了,哪儿凉快哪儿去吧!

????小眼睛当然要坚持听听朝政了,“我是南大王!”被耶律隆绪彻底无视了。

????小眼睛被赶出殿后,就有人提议了,既然宋辽要和睦相处了,要不就不要追究潘铠了,显得咱们大辽也很大度嘛,然后皇上给潘铠和杨九娘主婚,多好,一段佳话啊,流芳千古啊…

????耶律隆绪直接粗暴的否决了,要求谈正事,没正事就散朝!

????萧天佐和韩德让在小眼睛走后,就没再就潘铠一事发表任何意见,眼中满满的深思。

????萧太后一眼都没瞧耶律隆绪…

????散朝后,萧天佐和韩德让都跟着太后走了,有事要禀告。

????太后刚回到自己的宫里,屁股刚落座,萧天佐就急问,“太后,皇上为放潘铠竟然想这等法子?你可得好好劝劝皇上啊,国家大事,哪能意气用事!若不是潘铠火烧粮草,我大辽如今怕早已是中原的主人了!潘铠不能轻饶!饶了潘铠,如何对得起浴血奋战的将士!”

????韩德让没说话。

????萧太后慢腾腾的喝了口茶,“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。”

????萧天佐斩钉截铁道,“臣肯定没猜错!”

????萧太后放下茶杯,“若猜错了呢?皇上真的借机娶了杨九娘呢?”

????萧天佐冷笑了声,“皇上不会娶她的!黑瘦黑瘦的!皇上哪会瞧上她啊!”

????萧太后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,放了潘铠,皇上有诸多办法,为什么皇上偏偏要选这么混账的主意?潘铠被押的三年,皇上除了不准处死他,不准将潘铠送去北方,给潘铠送过一张毡子没?给潘铠送过一壶酒没有?别说耶律信每月会去瞧潘铠,你自己好生想想,若换了一个人,能活得下来么?!怕是第一个冬天就熬不过去!”

????萧太后叹了口气,“三年来,你觉得皇上对潘铠有多少情义?!你又怎么不知道皇上在借你的手,借机让杨九娘同意入宫呢?满朝文武施压,要求处分潘铠,皇上也无可奈何,你说,杨九娘是恨皇上多,还是恨你多?还是恨满朝文武多?你说,杨九娘会不会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?目前的消息,杨九娘对潘铠那可是上心得很!”

????萧太后站了起来,“是,等杨九娘入了宫,有的是办法收拾她,可古往今来,又有哪个后宫真的是固若金汤的?!哪个废后以前不是腰杆硬硬的?你敢赌让杨九娘入宫么?”

????萧天佐不做声…SS106265

????SS106265